来自 资讯 2016-12-31 09:59 的文章

云浅月觉得他这个哥哥什么都好

云暮寒脸一沉,“公主不是我的。”
    “好,好,好,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呗。早晚没准就是你的了。”云浅月觉得他这个哥哥什么都好,就是面子有些薄。见他沉下的脸,转了话道,“我如今很好,你也看了,走吧!”
    “大醉人事不醒后又染了风寒。你这叫做很好?”云暮寒挑眉,见云浅月吐了吐舌头,他脸色稍暖,继续道:“我已经派人去给爷爷传了信,明日由我带你回京。”
    “明日?”云浅月一愣,立即摇头,“不回!”
    “为何不回?”云暮寒看着云浅月。
    “当初来的时候爷爷可是派孟叔说了,说我想在这里多待些日子也成。如今我待在这里好好的,为什么要回去?不回!我还没待够呢!”云浅月道。
    云暮寒闻言板着脸道:“第一日烤鱼险些火烧了香泉山,第二日饮酒大醉人事不省,第三日酒醒后染了风寒。你这叫做待得好好的?我看景世子对你太过宽容,任何事情都由着你。这样下去如何能成?我已经禀告了爷爷,明日带你回京,不用景世子相护了。你这就收拾东西吧!明日一早我来接你。”
    “我说了不回去就不回去。爷爷要是答应了你他就是对我说话不算话。再说我也没闯什么大祸,香泉山不是好好的在这没被烧吗?我喝酒醉的是自己又不关别人的事儿,伤寒明日一定好。况且你还要护送清婉公主一起,我才不要和你一起回去,看到那个女人我就讨厌,我可忘不了她是怎么帮着别人来欺负我的。不回去,坚决的,果断的。”云浅月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突然发现堵了一天的鼻子居然通气了。
    “她虽然得我一路护送,但是与我不同车,你和我在一辆车里,她如今自然不敢欺负你。”云暮寒缓了语气。
    “那也不要,看到她我就烦!”云浅月摇头。
    “大不了明日不让你见她就是了。我明日送公主回京,留你在这里如何放心?爷爷和父王也是不放心的。”云暮寒话落,放下书卷,站起身,不容反驳地道:“不用多说了,明日你必须和我一起回去。”
    云浅月板下脸,不再说话。想着她不同意管用吗?古代的**就是狗屁!
    “来了这香泉山你只知道玩了,也没有去沐浴佛音,甚至连达摩祖师堂一面都不曾去,白费了爷爷让你来此的一番苦心。如今天色还早,你这就去和我一起拜见灵隐大师一番。也好请大师帮你占卜一卦。”云暮寒又道。
    “什么?让我去拜见那个神棍?”云浅月腾地站起身,距离云暮寒一退三尺远,猛地摇头,“明日与你回去也成,不过我打死也不去见那老和尚!”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很大的反应蹙眉,“别人想求灵隐大师一卦都难如登天。爷爷和灵隐大师交情匪浅,而我十年前蒙大师用半支天山雪莲相救也是有恩交的。如今求大师为你卜一卦不会太难说话。走吧!”
    “我说了不去就不去!”云浅月恼了

  • 上一篇:见夜轻染回头看来
  • 下一篇:两对夫妻"婚外情"引群殴 3人受伤8人被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