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资讯 2016-12-30 22:08 的文章

见夜轻染回头看来

三人刚走不远,只听又一阵马蹄声从长街尽头传来,不出片刻便来到云王府大门口,来人一勒马缰,对着夜轻染的背景急喊,“小王爷!”
    夜轻染立即停住脚步回头,李芸也转回头看向门口。
    只见端坐在马上的是一名小书童,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见夜轻染回头看来,他立即喘息着道:“小王爷,老王爷令您快快回府。”
    夜轻染闻言不喜,反而蹙眉,“那老头找我能有何事?”
    书童顿时汗颜,连忙道:“老王爷听说小王爷回京了,刚刚从慈云寺急急赶回来。吩咐奴才尽快找小王爷回府,并未说何事。但奴才想老王爷已经有七年没见小王爷了,估计是想立即见到小王爷。”
    夜轻染撇嘴,“不是他将我赶出去的时候了。”
    书童再不说话,想着再赶出去也是亲爷爷啊!
    “你先回去告诉他,我看望完云爷爷就回去。”夜轻染摆摆手,回身向里走去。
    “小王爷,您还是先回去吧!老王爷知道您先看望云老王爷不回去看他的话怕是该跳脚了。奴才可顶不住老王爷发怒……”书童立即急急地道:“您明天再来看望云老王爷也是一样。”
    夜轻染再次停住脚步,皱眉更是皱紧,似乎有些犹豫。
    “小王爷,老奴看您还是先回府看望德亲老王爷,您七年没回京,德老王爷自然是想得紧。明日您再来云王府也是一样。”云孟也早已经停住脚步,闻言立即道。
    “我看你是巴不得我走呢!”夜轻染哼了一声,但还是转身向门外走去,走了两步回头对李芸道:“月妹妹,明日我再来。”
    “好!”李芸点头。
    夜轻染再不耽搁,虽然口上如此说不待见德老王爷,但距离门口短短的几步路却是不走了,直接足尖轻点,飞身而起,顷刻间落在了门外马上。双腿一夹马腹,骏马离开了云王府向德亲王府驰去。
    李芸想着这就是骨肉亲情,无论如何也割舍不得。她自小是孤儿,只能心生羡慕。
    “小姐,走吧!老王爷此时没睡,醒着呢!”云孟转向李芸道。
    李芸点点头,跟随云孟向前走去。她刚刚一时兴奋和夜轻染赛马,将彩莲给扔在宫门口了,不知道那小丫头怎么回来。她如今对云王府一抹黑,如今夜轻染离开了,彩莲又不在身边,她心里突然没底起来。
    “老王爷知道小姐今日定有贵人相助,有惊无险,才准了小姐入宫。小姐虽然受了大惊,但昨日火烧望春楼之事总算是揭过去了。小姐再不必担心圣上怪罪了。”云孟一边走一边道。
    李芸一怔,讶异问:“爷爷……怎么知道我有贵人相助?”
    “老王爷料想染小王爷和景世子今日既然都在皇宫,断然不会袖手旁观的。”云孟立即道。
    “爷爷真是料事如神。”李芸不置可否地赞了一句。她不明白云老王爷怎么就这么断定容景和夜轻染会出手救她。是因为云王府?还是因为当下时局?反正不会因为她。
    云孟点点头,万幸道:“幸好有景世子出面相助,否则就染小王爷一人还真救不下小姐来。不过这回小姐可以看清太子殿下的心了。”话落,小心地看了李芸一眼。
    “嗯!”李芸点头,淡漠地道:“我和他以后再无瓜葛。”
    云孟一愣,忽然感叹了一声,似喜似忧,“小姐能看开最好。”
    李芸不知道在说什么,不再开口。
    这时前面迎来了一个做婢女打扮的女子,女子走到近前还没开口,云孟就问:“玉镯,你不在老王爷身边侍候,如今出来可是老王爷有何吩咐?”
    “回大总管,老王爷刚刚得知小姐独自一人回府了,派奴婢来传话,说小姐怎么能不等景世子就先回来了呢!让小姐立即再去皇宫接景世子。”玉镯给李芸行了一礼,对云孟回话道。
    李芸一愣,让她去接容景?这

  • 上一篇:我们就向刻了符号的那个方向走去
  • 下一篇:云浅月觉得他这个哥哥什么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