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资讯 2016-12-22 14:39 的文章

“你不一样,你只要好好做,明年工资涨起来很

你们这种行业内世界排名前个位数的老外企业很正规,不像我们,我看不到前途在哪儿,只能指望早日通过注册会计师考试。”
  “一样的啊,我们那儿新人淘汰率是20%,我们这一批进的大多数是名校中的名校生,我真担心我这种排不上号学校出来的被淘汰出去,很可能的。你不知道我们的PR多看重学历,他说名校起码意味智商和毅力。那么在他眼里,我肯定是早已失去智商和毅力印象分了。唉,我心里压力很大。”
  “可我爸不知道我的辛酸,今天我又跟他说起我回老家的事儿,他还是不答应。可是我在海市呆着有前途吗?一年不吃不喝才够买两平米的房子,还是偏僻地儿的,要是回老家考个公务员,现在哪用得着每天活得这么斤斤计较的。我爸说今天又往我卡里打了五千,我心都碎了,我好歹还是独立女性,这么大年纪了还打伸手牌,太不要脸了。可我都没勇气拒绝。我真担心哪天会伸手伸得理所当然了。”
  关雎尔也是心虚地道:“妈妈说刚给我买了几件秋装,我也不敢吱声儿,真不好意思死了。哎,邱莹莹,你别哭啊,等你通过注会考试就不一样了。”
  邱莹莹捂住脸摇头,“注会考试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这点儿智商注定没希望……”
  关雎尔不善言辞,又是心里知道邱莹莹所说的是实话,她只能紧紧握住邱莹莹的一只手。她希望传递力量给室友,她相信只要努力,只要熬得住,总能拨云见天。
  邱莹莹很快深吸一口气,豪迈地拿袖子擦干眼泪,冲关雎尔一笑,“没事了。破秋天忒伤春悲秋。”
  但两人还是无话了,默默吃完饺子,拎着寿司直接打道回府。但进了地铁,苍白色灯光下,邱莹莹环顾四周拥挤的人群,忽然道:“满眼的残花败柳啊,就我俩年轻的脸色还新鲜,平衡了。”顿了顿,又趴在关雎尔肩上轻轻地道:“而且他们还不敢跟我们一样大吃大喝,他们比我惨多了。”
  关雎尔认真地道:“其实我也不敢大吃大喝,怕痘痘暴长。”
  邱莹莹哈哈大笑,见地铁冒头,就拉着关雎尔泥鳅似的往里钻。浑身是劲。
  两人回到欢乐颂,却发现今天的电梯格外挤。其外五个人带着好几只大皮箱,将电梯塞得满满当当。电梯爬也似地到22楼时,一下走出七个人。两个女孩子看到另外五个陌生人走向2203房。但其中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走出几步又折回来,自我介绍姓曲。很快,一个长相精灵的女孩就抢了话头,笑眯眯地自我介绍:“我叫曲筱绡,以后我们是邻居了。我刚搬进来,请你们多多关照。”
  邱莹莹对来者大为好感,笑道:“我叫邱莹莹,这是关雎尔,我们租住2202,有什么事尽管敲门。你们大晚上搬家,吃了吗?我们这儿有甜甜圈和寿司。”
  曲母一直在旁边仔细打量这两位女孩,见一个活跃,一个则是恬静地站在活跃的身后微笑,心里挺满意这两位邻居。曲筱绡大方地道:“啊,真感谢,我们吃了。我们……”她指指2201的大门,做个可爱的鬼脸,“今晚得住进来,安顿好,这会儿不打扰你们了。回头我们好好说话哦。”
  邱莹莹和关雎尔客客气气地与曲家五个人道别,进屋才刚准备猜测那五个人是什么关系,门被敲响。曲筱绡送来小小一盒巧克力,又旋风般地一扭走了。两人当即拆开了吃,邱莹莹当即惊了,“这么好吃的巧克力,让我们的甜甜圈情何以堪。”

  • 上一篇:不到四天破五亿 气势不减
  • 下一篇:曲筱绡中午与父母大人用餐,满足父母大人天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