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资讯 2016-12-22 16:51 的文章

曲筱绡中午与父母大人用餐,满足父母大人天伦

吃完,一家人坐在玻璃暖棚里晒太阳,曲筱绡只要偶尔起身给父母倒一杯茶,她父母就觉得她简直是完美无缺的公主了。曲父对女儿的表现满意得直叹息,叹着叹着,就变成午睡满意的鼾声。曲母睡不着,她很想问问最近乖乖做工作的女儿有没有好的对象。好在,机会来了。一条短信进来,曲母看得出女儿眉眼都弯了。
  短信是赵医生发来的,“抬头望见杂牌军,心中想念梅纽因。举头望新手,低头思友友。终于现场有一位盛装美女哭出我的心声,怎不令我内牛满面。发张美女照给你,希望我没认错。”
  曲筱绡看着短信“吃吃”地笑,她从昨晚就见识到赵医生内心骄狂的一面,意识到他绝非一只雪白绵羊。即使她只认得出短信中一个典故,她还是笑得很开心。尤其,打开彩信,看清那个哭泣的美女是谁,她一下子张口结舌,那不是樊胜美吗?穿那么古怪的一身去音乐厅哭?她忍不住哈哈大笑。
  曲母装作满不在乎地问:“谁发来的短信,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赵医生发来的,哈哈,太好玩了。他要去听最没劲的室内乐,而且是给业余乐手捧场,我没兴趣,哈哈,早知道我就跟去了,真欢乐,欢乐牛逼了。”
  “赵医生……是你朋友?”
  “嗯,他什么都好,我打算发展他做男朋友。”
  曲父神奇地从梦中醒来,带着鼾声问:“医生?哪天一起吃顿饭?总算找了一个正经专业的,不错,不错,爸爸支持。你回国后做的所有事爸爸都支持。”
  但是曲父看到太太的眼色,这才想到他女儿与生俱来的强烈逆反心理。他一愣,连忙闭嘴,免得女儿因他太喜欢而一脚踢飞医生男朋友。曲母连忙唱红脸,“那赵医生家在哪儿?父母做什么的?他年龄多少,医术好不好?……”
  “别问,别问,我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博士,骨科,人很好玩,太聪明了,正经的什么都懂。”
  曲筱绡只顾着发短信回赵医生,根本没兴趣看她爸妈恨不得跳土风舞庆祝她找个正经人。她更是恨不得插上翅膀去音乐会现场观摩。可惜,很快,安迪的短信也到了。那老男人没家累?曲筱绡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半天,忽然一拍手机,开心地想,樊胜美的好戏这才正式开场。高管厚禄的老男人,是容易对付的吗?对付那种男人,谁最有办法?曲筱绡拍拍自己胸口,她,才能让老房子着火。因她不稀罕老房子,才能将老房子点燃。而对于樊胜美那种想入住老房子的人而言,结果还能怎样呢。但反正她再也不插嘴了,她发誓,她现在起只管看戏。
   
  一批一批上场的业余乐手的水平当然无法与梅纽因、马友友们相提并论,因此关雎尔听得有点儿三心两意。与周围其他人不一样,她毕竟与台上的乐手不熟。再说有樊胜美在一边儿流泪,她更无法专心。倒是耳朵一听到破绽,心里就忍不住撕拉一下地难受。她听着听着,感觉到有人似乎在留意着她这边。她小心地跟着感觉搜寻过去,一排排的人,她分辨不出留意这边的是谁。但是她看到一个英俊的男人,那人穿一件粗毛衣,懒洋洋地抱臂而坐,微扬着下巴看着台上,一脸骄气,一身帅气。关雎尔正狐疑呢,一曲终了,那男人眼睛一转,看了过来。与关雎尔的视线一对上,那男人懒洋洋地勾起嘴角算是微微一笑,便又转眼留意台上。

  • 上一篇:“你不一样,你只要好好做,明年工资涨起来很
  • 下一篇:别人是要吃肉了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