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6-12-31 10:01 的文章

玉凝小姐前去求了大师想得一卦

不去也不行!”云暮寒语气坚决,“清婉公主和丞相府玉凝小姐前去求了大师想得一卦,大师都未曾应允,说她们不是有缘人。荣王府二小姐和孝亲王府小郡主拿了容老王爷和孝亲老王爷的书信求灵隐大师卜一卦也被大师驳回。大师言今年只占卜他封笔的最后一支签,但是至今没得遇有缘人。香泉山如今的女子们都去求过了,也不得缘分。只有你没去了。所以,你必须去!”
    靠!那更不能去了!没准就等着她呢!
    云浅月摇头再摇头,神色坚决,“我肯定不是那有缘人,我对佛祖一点儿也不忠诚,也不是佛教信徒。哥哥,你就饶了我吧!没准去了就让那老和尚押着我出家在这灵台寺当尼姑了,我才不要。”
    “尽是胡言乱语。灵台寺如何会有尼姑,你更不会被灵隐大师押了做尼姑的。”云暮寒轻叱了一声。
    “反正我不去,你怎么说我也不去。就是不去,一定不去,绝对不去,肯定不去,打死也不去。”云浅月用多个语句表明自己不去见那灵隐神棍的决心。
    “看来非要我押了你去你才肯去。”云暮寒见说不动她,上前一步,淡漠的脸上无奈。话落,对着云浅月猛地出手。
    云浅月一惊,刚要躲闪,只听外面传来弦歌的声音,“云世子可在?”
    云暮寒手一顿,看向窗外,淡淡道:“何事?”
    “我家世子有请云世子过去一趟,说有要事相商。”弦歌道。
    云暮寒蹙眉,没有答话

  • 上一篇:立即对李芸道
  • 下一篇:两男子盗窃车牌敲诈百余起 留纸条:因生活所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