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6-12-30 22:13 的文章

立即对李芸道

既然老王爷有话,那小姐还是再跑一趟皇宫吧!”云孟一听,立即对李芸道。
    李芸蹙眉,她能不去不?随即一想如今就这么两眼一抹黑进府去见云老王爷也的确不是个事儿,万一露馅就不好了。他若是知道她的孙女莫名其妙地换了一个人,指不定怎么盘问处置她呢!想到此,还是点点头,“好,我这就去!”
    就算不接容景,也要见了彩莲,从她口中探出些口风才好能蒙混过关。
    云孟点头,嘱咐道:“景世子不同别人,小姐万不可对景世子行出不敬之举。”
    “知道了。”李芸转身向府外走去。
    “如今经此一变,看来小姐是看开了,也沉稳多了。这是好事。”云孟见李芸出府,行云流水地翻身上马向皇宫而去,感叹了一句。
    玉镯也露出微笑,“希望老王爷再不要再为了浅月小姐操神才是。老王爷年岁大了,经不起日日操神的。”
    “怎么能不操神?今日事情还不算过去,怕就怕只是个开始。希望这回景世子重新入世,染小王爷回归京城,云王府受到的关注能够少些,那么浅月小姐也能安稳些。”云孟满面愁云地道。
    “大总管也莫要操神了,老王爷不是常说吉人自有天相吗?说小姐是个有福之人。上天不会亏待了她的。”玉镯笑着劝慰道。
    “嗯,也是。老王爷的话总是没错的。”云孟脸上的愁云散去,露出笑意。对玉镯摆摆手,“你先去回禀老王爷吧!就说小姐听他的话入宫去接景世子了。我就在这里等着小姐和景世子回府。”
    “是!”玉镯点头,转身顺着原路返了回去。
    “对了,吩咐厨房备桌席。选些景世子爱吃的菜。今日景世子就在府中用完膳再回去。”云孟看看天色,又吩咐道。
    “是!”玉镯不回头应了一声。
    云孟再不多言,双手背负在身后,慢慢踱步走回大门口。希望小姐尽快将景世子请回府,不要等太久。
    李芸骑在马上一路寻思着容景到底神到何种境界,能陪皇上下棋,让云老王爷如此厚待,且轻轻飘飘一句话就救了她免去牢狱之灾。这种人还没得见,就让她已经心生好奇了。
    一边想着,一边按照刚刚回云王府的路线向皇宫行去。
    走过那道繁华主街,迎面一辆华丽的马车弛来,车帘掀起,里面探出一张倾城绝色的容颜,对着侧身而过的李芸轻喊,“月姐姐!”
    李芸从来就一直听到月妹妹个不停,如今总算听到了不一样的称呼,她勒住缰绳,止住马,看向马车探出头的女子。霎时被她的绝色容颜惊艳了一把。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美,而且这么柔婉如水的女子。
    “恭喜月姐姐今日躲过了一劫。玉凝早先还一直担心,如今总算放心了。”那女子再次出声,声音亦是温婉柔美。
    李芸想起在她醒来时彩莲说过这个玉凝名字,似乎是丞相府的小姐。今日早上多亏她说景世子和染小王爷进宫了,那些欺负她的女子才离开,她看着她美眸真诚,似乎真是为她担心,想必此女子心地很好。她淡淡友好地对她一笑,“谢妹妹记挂,我没能去成刑部大牢的确是一件喜事儿。”
    女子闻言顿时用帕子掩嘴轻笑

  • 上一篇:,四根满是浮雕的巨形廊柱立在墓室的四个角落
  • 下一篇:玉凝小姐前去求了大师想得一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