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6-12-24 21:11 的文章

没有更大的了

“太小啦。” 
  买来的人说:“没有更大的了,只能一锅一锅煮了。” 
  队长是个喜欢听道理的人,不管谁说什么,他只要听着有理就相信。他说: 
  “也对,一口吃不成个大胖子,就一锅一锅煮吧。” 
  有庆这孩子看到我们很多人围着汽油桶,提着满满一篮草不往羊棚送,先挤到我们这儿来了,他的脑袋从我腰里一擦一磨地钻出来,我想是谁呀,低头一看是自己儿子。有庆对着队长喊: 
  “煮钢铁桶里要放上水。” 
  大伙听了都笑,队长说: 
  “放上水?你小子是想煮肉吧。” 
  有庆听了这话也嘻嘻笑,他说: 
  “要不钢铁没煮成,桶底就先煮烂啦。” 
  谁知队长听了这话,眉毛往上一吊,看着我说: 
  “福贵,这小子说得还真对。你家出了个科学家。” 
  队长夸奖有庆,我心里当然高兴,其实有庆是出了个馊主意。汽油桶在原先老孙头家架了起来,将砸烂的锅和铁皮什么的扔了进去,里面还真的放上了水,桶顶盖一个木盖,就这样煮起了钢铁。里面的水一开,那木盖就扑扑地跳,水蒸汽呼呼地往外冲,这煮钢铁跟煮肉还真是差不多。 
  队长每天都要去看几次,每次揭开木盖时,里面发大水似的冲出来蒸汽都吓得他跳开好几步,嘴里喊着: 
  “烫死我啦。” 
  等到水蒸汽少了一些,他就拿着根扁担伸到桶里敲了敲,敲完后骂道: 
  “他娘的,还硬梆梆的。” 
  村里煮钢铁那阵子,家珍病了。家珍得了没力气的病,起先我还以为她是年纪大了,才这样的。那天村里挑羊粪去肥田,那时候田里插满了竹竿,原先竹竿上都是纸做的小红旗,几场雨一下,红旗全没了,只在竹竿上沾了些红纸屑。家珍也挑着羊粪,她走着走着腿一软坐在了地上,村里人见了都笑,说是: 
  “福贵夜里干狠了。

  • 上一篇:林师兄忽然心有灵犀,往关雎尔这边一瞧
  • 下一篇:,四根满是浮雕的巨形廊柱立在墓室的四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