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6-12-22 16:51 的文章

林师兄忽然心有灵犀,往关雎尔这边一瞧

见她若有所思,眼神不定。他留意了会儿,见关雎尔微微扭头看向一个角落。林师兄循迹看去,见到一位全神贯注看演奏的帅哥。他心中不快,可又不好说什么。此后,他留意到关雎尔时不时地回眸。于是林师兄坐立不安。
  演奏结束,一些熟人围到一起,议论得失。关雎尔留意到那男子也凑过去,与人笑语。站起来看,那男子穿牛仔裤,磨砂便鞋,身高不矮,真的是一表人才。关雎尔很有凑过去冒险钻进熟人圈的冲动,可她想到身边有伤心的樊胜美,她只得克制自己,陪樊胜美一起出场。
  樊胜美等音乐一结束,就神奇地收起眼泪,用纸巾细致地抹干脸面,与关雎尔说她要上洗手间补妆。关雎尔于是随她一起去。曲终人散,洗手间里并无他人。樊胜美对着镜子仔细补妆,关雎尔看了会儿,忍不住道:“我刚才看到一个……人。”
  “谁?”
  “不知道。”
  樊胜美勉强自己从情绪中拔出来,看向关雎尔。却也看不出关雎尔脸上有什么奇特之处。“为什么看那个人?”
  关雎尔没回答,她侧脸看向洗手间的门,不禁浮想,那边大厅里热烈议论的人们不知道还在说什么,散了没有,散了又去做什么了。而她更清楚,等樊胜美化完繁琐的妆出去,大厅一定人去楼空,她从此与那个男人在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她心中一声叹息。
  樊胜美等补妆结束,才想到手机还因为音乐会而关着。她连忙打开手机,首先看到的是来自安迪的短信。“帮你查了一下,章离异,独居,孩子归妻子抚养。”樊胜美不禁喘出一口大气。她从包里拿出香烟,捻出一支,点燃。再轻松地看来电记录和其他短信,虽然没有章明松的来电,她依然心情轻松起来。
  关雎尔不喜欢闻到烟味,她终于忍不住走出洗手间,也打开手机。她看到短信,安迪说曲筱绡昨晚看到与樊胜美在一起的那男人离异单身,以后此事不必再提。关雎尔看完便将短信删了。即使如此,她也无法关心樊胜美与那男人的发展,她喜欢看到樊胜美与王柏川在一起,那种单纯的两情相悦,即使他们自己并不以为然。
  一会儿樊胜美吸完烟出来,关雎尔经过音乐厅的时候回眸看了一眼,那室内果然已经一片黑暗。她环视一眼大厅,心中微微一丝失落。
  唯有林师兄还等着他们,要送他们回去。这一回,关雎尔坚决拒绝。无论林师兄说多么多么的顺路,她都不愿搭林师兄的便车。以前以为林师兄是个很好的人,是她少年时期的偶像,她心中对林师兄有一丝情怀,她原打算一年实习期大关越过,考虑林师兄的接近。今天才知,如果那个对她回眸一笑的男子这会儿接近她,他说什么,她都愿意答应,什么一年实习期,那都是借口,都不存在。因此,她必须从此拒绝林师兄的馈赠和好意,当断则断,而且无功不受禄,揩油很罪过。
  此事,她没跟2202的其他人说。直到周一上班,与安迪同车,她才说出来。遇到这么一个人,现在心里想的念的都是那个人,可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
  安迪无法理解关雎尔的瞻前顾后,又不是她,心里有遗传负担压着,才会一再逃避。关雎尔怕什么,像曲筱绡那样勇往直前多好。而她现在也放下包袱勇往直前了,就像曲筱绡那样,只要她说出爱意,奇点不知多开心。她周日一天时间就泡在奇点家里,这一回没玩黑灯游戏,她将奇点家的所有房间巡视一遍,发现一个宝库:书房。她也有堆积如山的书,都是她历年补课似地看的英语书,奇点的基本上是中文书。因此,整个周日,他们两个人倚在一张藤椅里,晒着太阳看同一本书。这本书,是好多字相见不相视的诗经。他们喜欢先不弄懂意思,而是不懂装懂,将诗朗朗背诵出来,将远古的音律之美欣赏完毕,才翻开后页看解析。用奇点的话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两个理科生对闷骚的向往。整个周日,宁静美好。
  因此,安迪觉得有必要以先行者的身份告诉关雎尔,千万不要把男女之间的关系看成污秽,或者下流。发自真心的男女接触是天地间的大美。
  然而,所有的劝告都已不可休思,关雎尔将一段绮思埋在心底。
  

  • 上一篇:关雎尔上下左右翻看盒子
  • 下一篇:没有更大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