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6-12-22 14:39 的文章

关雎尔上下左右翻看盒子

忍不住打开电脑上网查盒子上那陌生的名字Jean-Paul Hevin。邱莹莹一看搜索结果,“哇塞,大师级巧克力啊。我要再来一颗。”关雎尔也是一边看搜索结果,一边一只手似有视觉地摸到巧克力盒,又来一颗。等两人醒悟,发现盒子已经空了。两人相对吐吐舌头,不约而同看看樊胜美的门,邱莹莹忙窃笑着将盒子塞进关雎尔的抽屉,两人觉得做了件挺不讲义气的事儿。
  2201里面,曲家带来的司机和保姆忙碌地整理曲大小姐的东西,曲父则是一脸内疚,似乎让女儿住这儿是欠了女儿。曲母忙里偷闲,看女儿精怪地对付她爸,越来越有成竹在胸。看起来娇生惯养的女儿出国留学那么几年,果真学来做人本事。
  曲父一定要把保姆留下,曲筱绡则坚决要自己养活自己,有多少本事享多少福。曲母其实也担心女儿,可见到丈夫比她更如热锅上的蚂蚁,她只能收敛起担心。
  九点多点儿,樊胜美就回到2202。邱莹莹在屋里大声问:“没戏?”
  “没戏!小老板,住办公室,要求恁多,还敢厚着脸皮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按揭买房。”
  “或许是潜力股呢?”
  “那一只亮脑门,倒有十足早秃潜力。郁闷死了,好男人死哪儿去了。”樊胜美踢掉高跟鞋,钻进自己房间,唰地挂下脸来。她对着镜子仔仔细细检查精致的妆容,看半天没看出破绽,不禁咬牙切齿地低声骂一句:“呸,嫌姑奶奶老。你才秃顶大肚腩未老先衰呢。”
  另一个房间,邱莹莹依然高声与隔壁的关雎尔道:“关雎尔,你敢去相亲吗?我可没樊姐的勇气泼辣,要是有个男的坐对面问东问西的,我会想死的心都有。”
  “我不知道耶。”
  “但我妈说我再不领男朋友回家,她没脸见熟人了。或者我明年真该考虑考虑相亲了。”

  • 上一篇:对婚姻的尊重
  • 下一篇:林师兄忽然心有灵犀,往关雎尔这边一瞧